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中外合作办学属于公益性事业。国家对中外合作办学实行扩大开放、规范办学、依法管理、促进发展的方针。中外合作办学教育网 www.cfce.cn www.hzbx.cn
推荐阅读: 中外合作办学评估办学单位教育部中外合作办学上海纽约大学中外合作资格认定厦门大学中外合作办学项目联席会院校
中外合作办学属于公益性事业,是中国教育事业的组成部分。
您的位置: 首页 > 办学机构 > 中外合作大学 > 正文

“混血”高校 中外合作大学观察

2015-12-01 15:12 作者: 中外合作办学教育网 来源: cfce.cn 浏览:
摘要:2015-11-26 11:58:27 来源: 民生 宁波诺丁汉大学校园里有着来自英国诺丁汉大学的神兽诺丁鸭。学生如有虐待损伤行为,索赔金额昂贵且须给予开除处分。 (宁波诺丁汉大学供图/图) 编者按:几个月来,又有俄罗斯和以色列的两所大学获准,将在中国开疆拓土,设...
2015-11-26 11:58:27来源:民生
 

宁波诺丁汉大学校园里有着来自英国诺丁汉大学的“神兽”——“诺丁鸭”。学生如有虐待损伤行为,索赔金额昂贵且须给予开除处分。 (宁波诺丁汉大学供图/图)

编者按:几个月来,又有俄罗斯和以色列的两所大学获准,将在中国开疆拓土,设立具有法人资格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

一百余年前,中国的高等教育事业发轫于西方传教士在中国开办的新式洋学堂。今天,中国已经拥有两千余个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其中最为特殊的,是7所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大学。

它们分布在中国开放程度最高的东南沿海4个省(市),基本全英文授课,教师和教材来自全世界。尽管它们每年招收的近8000名本科生,尚不到全国高考学生的千分之一,但从上到下都有共识:它们是中国高教制度变革的“领头羊”。

中外合作大学的办学理念和效果如何?它们能为中国高等教育带来什么?如何推动中国高教制度的改革?面临着哪些争议和困境?它们教不教马列、有没有党委、搞不搞军训?

南方周末记者历时一月,走访了全部7所中外合作大学,为以上问题寻求答案。

“诺丁鸭,你们先走吧!”几个学生嬉笑着从教学楼一侧的星巴克走出来,一群摇摇摆摆的灰色水禽令他们止步。

“诺丁鸭”其实是来自英国诺丁汉大学的灰天鹅,因形似鸭子而得名。在宁波引进诺丁汉大学的过程中,它也被从英国空运而来,作为校园吉祥物。多年来,它添了很多中文名字,比如“宁诺神兽”……

“神兽”是贵族。它们懂得去教学楼躲雨,也会在教室里下蛋。行人、车辆都得主动让行,且不能随意喂食。如有虐待损伤行为,将面临重罚乃至开除的处分。

它们又是见证者。在2003年9月1日起实施的《中外合作办学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下,中国本土高等教育多了一种全新选择——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中外合作大学。而宁波诺丁汉大学,正是其中的第一所。

到中国来能赚多少钱?

1878年,美国圣公会传教士施若瑟在上海沪西购得84亩土地,用它建立了中国大陆近代第一所大学——圣约翰大学。

这所大学只有富家子弟才能上得起。每到周末,接学生回家的汽车会在校门口排起长龙。即使在十里洋场的旧上海,也堪称一个奢华的奇观。

百年一瞬而过,现今的中外合作大学的学费普遍仍比本土高校贵十倍以上。坊间有评论称,这是国外高校嗅到中国这块“肥肉”,而来分一杯教育市场的羹。

然而,对于今天的7所中外合作大学而言,其合作协议中最为基本的共识便是:合作双方均不盈利。目前除了部分学校拥有政府投入之外,其余的运营经费皆出自学费。

“杜克大学可以说在中国是亏本办学。”昆山杜克大学媒体总监沈杰说,“全球招聘的老师必须有国际化标准的薪资才能吸引其来中国授课。”

“经济想要全球化,教育必须国际化。”2003年,在中国加入WTO开放国内教育市场的契机之下,曾创办浙江万里学院的徐亚芬引进英国诺丁汉大学,成为中外合作大学的先行者。第一年招了两百多名学生,还不如一所普通国内高校的一个系多。

无论是法律、政策还是学校文件,这个领域都要从零开始。“连律师也不愿意给学校拟文件,觉得我们办不下去。”徐亚芬向南方周末记者回忆,当时她去找时任教育部部长周济。周济说:“万里学院是公益性办学,可以先试一试,成功了才能推广开。”

到今天,宁波诺丁汉大学已经拥有了8届本科毕业生、10届硕士毕业生,中外合作大学也由一所扩张到了7所。2015年,7所中外合作大学招收本科生近8000人,尽管仍不足全国这一年942万高考学生的千分之一。

根据《条例》规定,中外合作大学招生必须经过高考。目前,除个别省份外,所有中外合作大学都是第一批次统一招生。

“招生时,家长问得最多的就是有多少机会能够出境。”在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副校长秦泗钊看来,越来越多的家长愿意付出比本土大学高10-20倍的学费,将孩子送往中外合作大学,正是看中它们能实现“在中国留学”。

导员开公号,校长晒邮箱

能容纳二三十人的宁波诺丁汉大学教室里,只有6个人围成一圈坐着。来自英国的文学课教师贝彻姆很少说话,大部分时间里都是5名学生用英文讨论的声音。这样的小班讨论课(seminar)正是中外合作大学中主流的课程形式,也是西方大学的通行做法。迥异于中国式的大课堂。

然而,这种课程形式并不意味着轻松。英国文学这门课对学生的要求是:每周读完一本英文原版小说,一学期的阅读量在十本以上。课前必须准备,课上必须发言,每一节课的表现都与这门课最后的成绩有关。

“教学楼24小时开放,去年考试周我在晚上12点离开自习室回宿舍休息,凌晨4点再回到那里的时候,(同学们上自习的状况)竟然和我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温州肯恩大学学生吴程程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

这也是多所中外合作大学学生反映的普遍感受:“像读了四年高三”。源自西方的教学体系让高中老师口中“上了大学就轻松”的状态成为一种幻想。西交利物浦大学的学生曾经和执行校长席酉民形容说:“这里是学渣的地狱”。

与本土高校“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不同,理事会才是中外合作大学的“国会”,校长及管理团队是理事会决策的执行者。根据《条例》,理事会由中外合作方组成,中外合作办学者一方担任理事长,由另一方担任副理事长。

以温州肯恩大学为例,15名理事会成员中,中方8名,美方7名。理事会每年开会1-2次,在决定学校的重大决策时,必须有人“提议”且有人“附议”才能进入讨论环节,并以罗伯特议事规则投票决定。

大学是半个社会。中外合作大学不仅引入了西方的教学体系,更带来了另一种社会治理的模式和理念。

“思想教育不能停止,但必须换一个方式。”纪君燕是宁波诺丁汉大学一名学生事务导师,相当于本土大学的“辅导员”。她开设了个人微信公众号,在公众号中发布与宿舍生活、学习方法、心理调节等相关的原创文章。

纪君燕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宁波诺丁汉大学几乎所有的辅导员都主动开设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先把辅导员‘品牌化’了,才能实现潜移默化的思想引导。”

宁波诺丁汉大学大四学生李在洲至今还记得大一时那场轰动全校的“补考潮”:一百多人的教室,补考的学生足足坐满了两间。刚进大学的新生们不懂得国外论文引用与抄袭的区别,不少人都在一门课上领到了“鸭蛋”。她多次和在普通国内高校上学的朋友说起这个,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

由于学生作业基本用英文完成,中外合作大学都引进了西方大学常用的数据库查重系统。一旦学生提交作业、论文,系统会直接统计文章内容的重复率。“在学术上是最没有人情味的。一旦被认定抄袭三次,就会被劝退。考试的时候拿出手机就是作弊。”西交利物浦大学大二学生周洲说。

“无情”的考核方式之外,校方却给学生留有另一种宽容:校长与学生同桌吃饭,学校所有管理者的邮箱在网上公布。在这些年轻的校园里,学生直接给校长写邮件反映问题是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

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消除同性恋歧视的学生社团在多所中外合作大学中都能够批准成立,这在绝大多数的本土大学是一块禁区。

最近,宁波诺丁汉大学批准成立了一个致力于推动国际间学生融合、消除LGBT歧视的学生社团。“刚开始有些人会质疑这个社团的成立的目的,但校团委详细考察了社团的初衷和活动,觉得是有意义的。”团委书记戴一淼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社团成立后,曾有两个宁波其他学校的学生发来邮件,想要参加活动。为了这两个学生,社团成员连夜把英文的活动视频都加上了中文字幕。

(梁淑怡/图)

“体制不是逃避改革的借口”

来自西方的影响,从中国高等教育发展之初就深入骨髓。正是因为“西学东渐”,中国才开始创立自己的近代大学。

现在,中外合作大学在传播新知之外,则有一份新的使命。

“中外合作大学不是外国大学的分校,而是希望在目前两千多个中外合作办学机构、项目中,成为‘领头羊’,成为高等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探路者。”林金辉长期研究中外合作办学,创建了中国第一家以中外合作办学为研究对象的专门研究机构——厦门大学中外合作办学研究中心。

由于一直不组织英语四六级报名,西交利物浦大学从办学之初就承受着学生和家长的压力。西交利物浦大学党委书记杨民助写了公开信,听取学生公开辩论,还把“学校不考四六级”写进了招生简章。

他说:“这种考试会让学生又回到追求分数的老路上,所以不论家长、学生如何来质疑,我们都不会让步。”

另一方面,校内各种不同类型的“教授委员会”成为学校决策意见的主要来源,这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目前国内大学“去行政化”的理想。

清华大学数学系教授韩云瑞退休后,来到西交利物浦大学数理教学中心担任教师。“在清华,教务处最大,任何学术上的改革只要教务处说‘没办法’就只能算了。但在这里,学术事务都须经过教授委员会讨论。”他说,“当然,有时候民主的确效率比较低,但让人感到老师是学校的主人。”

席酉民说,他常会听到一些本土高校同行对他在“体制外”办校的羡慕之声。在他看来,思想上的怕出事、怕担责,才是改革的最大障碍。“体制不是逃避改革的借口。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理念、面对‘慕课’挑战的教与学的创新,难道体制会反对吗?”

目前,中外合作大学的地点集中在对国外资源较为开放的沿海地区4个省(市)。与温州类似,其中大部分城市如苏州、昆山、宁波、深圳,经济虽然发达,却缺少优质的高等教育资源。因此,除昆山杜克大学之外,近几年成立的中外合作大学均由办学地政府主要出资建设。

虽然中外合作大学一直被寄托着推动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的期待,但至今仍在寻求认可的道路上,遑论影响。“培养国际化人才”做起来远比喊出来要困难。

从中外合作大学的现有毕业生来看,大多数都选择出国继续深造,或进入外企。究竟是否能反哺办校地点,形成辐射效应,评价仍为时尚早。即便是从有多年办学历史的宁波诺丁汉大学、联合国际学院、西交利物浦大学走出来的学生,至今仍时不时地要面对亲友“这是不是野鸡大学”的尴尬提问。

“内部的挑战要靠自己去面对,但是国家政策法规与学校发展客观需求不匹配则是更大的困扰。”席酉民说,我们缺少一部“大学组织法”。有些中外合作大学虽是非营利机构,但在税收方面却没有办法以非营利机构认定;这类学校以市场机制运转,但其学费却需行政审批等等。诸如此类的政策的不完善,给学校的发展带来了困扰。

外来的力量进入中国如何保证质量,如何保证教育公平?从2006年到2009年,由于业内对中外合作办学争论不断,教育部一度中止审批。恢复审批至今,教育部针对这种新兴办学模式的评估标准仍未出现。

“现在的中国不是晚清的朝廷。”中文流利的菲尔德是昆山杜克大学本科项目负责人,同时也是一名中国近现代史研究者。他认为:目前国外大学进入中国,已不可能像清末的西方传教士那样办学,以“领先者”“教育者”的姿态。“我们更希望将学校打造成一个让中外教育者、中外教授相互交流的平台”。

这些中外合作大学的管理者,多少都透露出了一分身在“特区”的孤独。面对南方周末记者,他们说得最多的是:“我们至少能给中国的学生、家长,以及中国的高等教育多一种选择。”

 

(责任编辑:cfce.cn)
分享收藏

联系中外合作办学教育网:

中外合作办学微信公众号:CRSEDU

中外合作办学总编辑(何曜)QQ:6851451

中外合作办学学历认证QQ群:258264403

中外合作办学研讨会QQ群:312766271

中外合作办学机构QQ群:348193713

中外合作办学自主招生QQ群:397108797

新浪微博:中外合作办学

电子邮箱:crsedu#163.com(#换@)

教育部批准的中外合作办学本科名单

教育部备案的中外合作办学专科名单

推荐中外合作办学机构
上海纽约大学 宁波诺丁汉大学 西交利物浦大学 吉林大学—莱姆顿学院 上海交大密西根学院 中国人民大学中法学院 中山大学中法核工程与技术学院 北航中法工程师学院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点文章
中外合作办学教育网 打造中外合作办学教育信息服务平台!